搜索
艺坛人物

聊城部分友人悼念陈文轩先生文集

2021-02-23 16:12来源:书画道【官网】作者:书画道网址:http://www.shuhuadao.com




微信图片_20210223160629.png




陈文轩,山东冠县人,号积羽主人,自署鸣镝、漠风、积羽等。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书法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评委、学术委员、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刻字硬笔工作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书画道网艺术顾问。陈文轩先生自幼天资聪慧,秉性善良,为人正直,朴实敦厚,品德高尚。毕业于天津工会干部学院书法篆刻专业、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一直致力于书法教学与研究工作,是山东省杰出的书法家、书法教育家、作家、诗人。于2021年2月19日逝世,享年五十二岁。





聊城部分文友悼念陈文轩先生文集

(依作品时间顺序)







七律·沉痛悼念陈文轩先生

丁晓春

遗作重翻尤墨香,思人睹物寄心殇,

噩耗飞来众庶泪,凄风苦雨断人肠。

文坛书道修正果,天公慕贤驾云苍,

英魂飞天苍穹耀,不负人世梦一场。







谁有权力把您埋葬在春天

———痛悼陈文轩先生

李吉林


春天是行走的季节

春天是奔跑的季节

春天是浪漫的季节

春风带来的都是好消息



雨水刚刚浸透蓝天的白云

东昌湖的浪花刚刚插上新翅

游船的桨声还没来得及解放

兰沃还在酝酿梨花带雨的意境

柳丝抽绿,正期待您的墨池沸腾

换装的翠鸟正准备到您的诗行筑巢

您怎么倒在赶春的路上,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

怎么比小草还要脆弱

春风可以吹醒万物,怎么就唤不醒您的困倦

我愿向惊蛰借一声声春雷

加上朋友的呼喊,请您回来

我准备借一万只蜜蜂的针芒,打一针高强度的强心剂,请您复苏

您的书法横平竖直讲究规范,今年开春起笔是否过于潦草

你能的行事风格异常沉稳,今天怎么失去了重心

您的为人忠诚守信,为啥没有招呼,就背叛了兄弟

我相信您会回来,没有携带核酸证明,飞不出国度

我相信您会回来,今年最美人间四月天的丽景还没有欣赏







梨花就要开了

————哭文轩



孙振春



耿振军把我的心

哭碎了

手机里凄风苦雨的声音

我在社区医院的病床边

看一滴一滴液体在哭

振军是一个孩子吗

他为什么哭的和孩子一样

如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爬在正月初九的肩头

呜呜的哭



我没有哭

我把泪水咽下去

因为这里是医院

你只要一哭

一淌鼻涕和眼泪

所有的体温摄像仪

所有的医生护士的眼睛

都会对准你

监测你

核酸你

让你知道

你不该哭泣的地方

不要哭泣



庆伟六神无主

前言不搭后语

狠狠地说了一句

文轩哥

兄弟庆伟生你的气

我跟你说

你只要没什么事

只要是骗我们

和我们开玩笑

我见了你

一定好好地揍你一顿

文轩哥

那次我齐庆伟喝多了酒

不是你吗

吓得六神无主

在寒夜里

到处找我

找到了我

文轩哥哟

我的好哥哥

不仅没揍我齐庆伟

还笑眯眯的

慈祥地望着我

好像二十年没见面一样

文轩哥哟

和你在一起

我齐庆伟就有靠山

就有心劲

就能和冠县一样

挺胸昂首



文轩兄弟喲

我说过春节后

给你接风

你说梨花开的时候

到我韩路来看梨花

到时候

喝王化生大哥珍藏了三十年的那瓶老酒



韩路喲韩路

梨花喲梨花

你还记得吗

1996年4月

我们随着维芳主席去看梨花

咱们的合影

那时多么年轻啊

有梨花像雨一样

沾在咱们的衣服上头发上

我们都是梨花喲

一年一年

在诗歌的韩路里

有梨花盛开

后来

咱们又去菏泽看牡丹

又在拜师会上听的黄钟大吕

你的书法

豪气干云

大江东去



文轩兄弟文轩兄弟啊

韩路的梨花就要开了

是你说

到时候

领我们去看梨花

因为那些雪白的梨花纯洁的梨花如亲娘白发一样的梨花

认得你不认得我们啊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呢

大家知道

大家公认

你是一个最最说实话最最一言九鼎的书法家和诗人啊



文轩兄弟啊

文轩兄弟啊

此刻

叫天天不应

喊地地不灵

我只有躲在

颐馨园小区

我只有我一个人躲在我的卧室里

偷偷地哭


泣成





春天的怀念


孙振春



纯情如雪酿苦酒

少小月儿弯乡愁

文轩有书暖春风

从此梨花更冠州







悼文轩兄弟



文/孙龙翔



文轩,我的弟弟

你何以如此绝情

我悲痛的眼泪横流

你何以忍心制如此的惊天噩耗

你不该如此啊

你和善亲切的音容笑貌

为何掩善着如此巨大的悲痛



当噩耗传来,我是怎样的才能相信

我立于房屋的一隅泪流不止

泪流不止啊,兄弟!

这个年还叫什么年?这个今天还叫什么今天?

我的相见恨晚的弟弟

我的这几天想约你聚聚的弟弟

你何以如此绝情

从此不再给我一个见面的机会

从此不再给我一个举杯相欢的机会



文轩,我的弟弟

我的胸怀大才胸怀天地的兄弟

记得吗,元旦前的相聚

七人组外,我只邀你参加

我们相约年后老地方再聚

可你,可你,何以如此绝情?

我的兄弟,我的相见恨晚的兄弟

今夜的聊城依然沉浸在万家灯火的节日之中

今日的运河水依然向北流去

运河岸边的七天呢?

运河岸边的小酒小莱呢?

依然在,依然在

我的可爱的兄弟

我的可爱的文轩兄弟

你去了哪里?

已是冰天远遁的季节

已是春风吹拂的季节

运河岸上的垂柳,迎春

已在春风里荡漾

你的笔下,你的画布上是否早已安排好春天的样子

可你呢?哪一缕清风是你

哪一丛花枝是你?

弟弟,你告诉我

这个春天在运河两岸

在这漫野的鲁西大地,哪里

一步一步去寻你

那些曾经,那些未曾经

你钟爱的事物



辛丑正月初九







往事如风--沉痛悼念文轩兄


王道君



曾几何时

我们的身影

留在冠县三中

那里有朗朗的读书声

还有几多书法的翰墨情



一别经年

我们在东昌湖畔重逢

喝酒品茶读诗

你我的写字

在风雨中前行



你是我的哥哥

你是我的学兄

你的笔下

硬书因缘旧

心中挚爱真

全是弟弟的书法情结



我们继续不忘初心

在小酒小菜

在七天文园

和哥哥弟弟们

把酒临风



你一如既往地

纯朴厚重

书风像你的品行

风樯阵马

痛快淋漓



不久前的一天

你的故居新院落成

文朋好友

齐聚一堂

大家有诗词作证



才几天

你和师友们

在我家的大槐树旁

眷恋人生

预约正月里

喝老酒几盅



噩梦惊醒

斯人已去

齐鲁呜咽

冠州悲鸣

天妒英才

痛失吾兄



如此的春天

万分寒冷

兰沃的万亩梨园

梨花怒放

那梨花雨是兄弟们的泪水

是我为你写的挽歌



诗词歌赋伴你一生

真草隶篆陪你到天堂









悼文轩兄弟

耿振军




中午

几个兄弟

把酒言欢

事后

坐上公交

醉意缠绵

庆伟弟弟

电话连线

知道吗,哥——

文轩没了

煤毒夺去他

鲜活的生命

什么——

你撒谎,哥哥永远

不相信谎言



我知道——

庆伟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我不相信——

岁月会失去美丽的春天

顿时

手机掉落在公交地板

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



亲爱的文轩弟弟

我怨恨

你的无情

新年的聚会酒还未来得及端

我失望

你的无信

许诺的《草书赋》还未兑现

我失意

你的沉默

朋友圈从此你不点赞

我讨厌

你不辞而别

从此难见你美丽的的笑脸



从此

书坛少了一位王羲之

诗坛少了一位穆木天

酒桌难见醉刘伶

文坛不再有白鹿原



回到家里

打开电话

泣不成声

陈难成言

泪水打湿了连线的信号

哭声截断了春哥的规劝

忆弟弟写字的神态

想弟弟说话的容颜

说弟弟的中国普通话山东分话

谈弟弟的山东好汉聊城分汉



兄弟,兄弟

明天一早

我要和春哥一起

去向你讨要欠款

虽然——

我知道,你已

无力偿还

但我还是想

在你耳旁断喝一声

只希望——

你能睁开

疲惫的双眼



看一看——

你新盖的房屋如何坚固实用

看一看——

韩路的梨花如何鲜艳

看一看——

光岳楼四面的牌匾

看一看——

泉城和水城你建的书院



甚至,我希望

庆伟兄弟

再次喝的不省人事

推错车子

有家不还

因为

只有这样

你才能陪着弟兄们

满世界的乱转







今夜,注定无法入眠

——痛悼文轩哥


齐庆伟



前天晚上,你把一组诗作

关于祭奠父母的

让我转给诗协



今天上午九点多

明媚的阳光

是虚假的



明媚阳光下

怎么是你的不辞而别



文轩哥,你好面儿

怎么会不辞而别呢

你一定是跟我在开玩笑





我的哥

你的手咋就这么冰

你紧闭的双眼无视我的存在

这不是你



我拜师

请你主持

你把孙老师赠给我的诗

写成艺术

还挂在我的房间



几年前

我搬新家

你书贺礼

宾朋在座



杨平、朝军

二兄顾我

共首

为文轩哥



老乡聚会

九幅书作

赠中奖者

哥哥厚爱,仍然记得



我每进步

哥哥你总以为乐

丹书鼓励

举杯邀月

良苦用心



我喝晕到人人都找不到

哥哥奔南走北

忙走疾呼

见我无恙

并没发怒

反而嘿嘿一笑

你这家伙——干啥去了?



今日一天,手在抖

心在颤

那么虚幻



文轩哥——

你倒是

你倒是



呀!!!







泪祭文轩


阿勇




    文轩虽是才华横溢,却是出奇地沉稳。出奇地沉稳,又见隐含的刚强或刚硬,着实不是一般人具有的品格。阿勇工作室与文轩住宅为邻,无形中見面会酒机会多些。印象中,文轩特爱谈及孩子。谈及孩子无非就是孩子的吃喝拉撒。行酒时,文轩多是惦记为孩子做饭,狠厨爹味道。文轩说,常年奔走济南东昌二地,雷打不动每月要为两个小家伙准备五千块钱才能过得去,其言谈举止尽见慈父育子风范。

    文轩恋故乡情节浓郁,花重金重建昔日娶妻院落,狠见情深似海之悠扬。古有语,天嫉英才,更是折磨情种,文轩亦不例外。阿勇昨天还在愧疚对文轩的几次微信祝福不曾文字回复甚感不安,不料今天得知文轩英年仙逝之噩耗,委实害阿勇无限凄凉。几次微信私语中,文轩说祝阿勇兄财源滚滚,但更在意阿勇拚搏后的身体。

    阿勇血之泪于体内奔突,言语不可达意,只有疼和痛。







辛丑初九祭冠州陈文轩先生

布茂岭



梨花欲放又一春,忽闻噩耗泪盈襟。

墨宝收藏留遗爱,心香一瓣奠陈君。

斯人已逝嗟何及,知己永诀孰可亲?

来世与君约弟兄,夜台有酒再痛饮!







沉痛悼念陈文轩老师

国晓宁



腊月二十六,在道口铺

您坐在我旁边,一遍一遍的嘱咐

让我好好的干,一定有出息



那天中午,从一点半喝到四点半

又看了道口铺铜器大制造

这是仅有的几次和您推杯换盏



夜阑惊梦,回忆起您的笑容

还是沉稳朴实的音容相貌

文轩老师啊,文轩老师

曾记否,外滩徐家馆的凌晨两点

一杯杯啤酒,喝出咱俩的缘



文轩老师,惊闻噩耗

不敢相信,不敢去想

敬重的老师,您一路走好!







悼文轩先生

赵一震



辛丑春日,梨花欲开的季节。文轩先生在梨花之乡老家旧居新屋内,长睡不醒了。痛哉!



老大还家欲何求?

旧宅新屋慰乡愁。

一住深情不肯去,

化作梨花满枝头。






昨日酒醉即高眠,
醒来满屏哭文轩。
神交已久未谋面,
始信人生苦且短。

神交墨友文轩兄千古,

布衣书生左玉东泣挽。





致陈文轩老师
      韩复然


岁事狠无情,
书墨传万世,
人生虽短暂,
价值超平凡。







下午二点 大柳邵喲
   

———孙振春



大柳邵喲
举起来喲
举起来喲
正月天喲

白云苍狗
位置现喲
向天鸣泪
银河溅喲

小小草喲
好孩子喲
不说话喲
只低头喲

大风大风
你别刮喲
大门底下
是你家喲

大雨大雨
你别喊喲
麦秸垛里
有你的伞喲

娘的二月
雨水忙喲
走出来喲
都泛滥喲

正月十二
田龙头喲
文轩学兄
不许哭喲

二月二喲
龙抬头喲
文轩学兄
不许走喲

如果哭喲
偷偷哭喲
也许半夜
点蜡烛喲

如果想喲
状元井喲
我和井水
泪两行喲

好人好人
日子长喲
快去旮旯
晒太阳喲

有苦难言
就不言喲
快去古楼
许个愿喲

残雪残喲
梨花慢喲
运河当头
船不见喲


燃火柴喲
烧木碳喲
声声晨钟
听得见喲
天上人间
听不见喲
人间天上
听得见喲












陈文轩先生千古




字画拍卖分类